见证七大的杨家岭中央大礼堂

2022年7月8日 作者 admin

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坐落在延安城西北2.5公里处。1945年4月23日,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里隆重开幕。这是党成立后召开的最为重要的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也是第一次在自己修建的房子里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因见证党的七大而载入史册。

1939年冬,武汉大学毕业的杨作材,接受了设计召开七大所用礼堂的任务。杨作材是江西九江人,1936年大学毕业,同年加入中国。1938年奔赴延安。因为他对建筑有兴趣和爱好,被调到延安自然科学研究院。一天,他接到通知,来到安塞李家塔,一位负责同志向他交待任务,设计在那里建的七大用的礼堂,要求容纳1000人左右,同时还要造三四百个窑洞,供代表们住宿。

当晚,杨作材便在炕头上开始设计,一连工作几个通宵,完成了礼堂的设计图纸。在施工队伍的努力下,全部工程只用了三四个月就竣工了。

这时已是1940年的春天。杨作材忽然接到通知,七大暂时不开了,要他马上去枣园设计一个能容纳三四百人的礼堂。建造枣园礼堂时,原来延安城拆迁时拆下了许多木料,全部用上了。比如,从鼓楼拆下的重檐上的木料,正好做成了礼堂的天窗,斗拱做成了礼堂二楼的挑檐。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枣园后沟礼堂,它为后来建造杨家岭中央大礼堂作了技术上的准备。

1941年冬,中央办公厅河沟对面一座砖木结构的小礼堂,因为木炭火花点着棉花起火被烧毁了。小礼堂烧毁后的第3天,中央办公厅主任李富春找到杨作材,要他在小礼堂遗址重新设计一个大礼堂。此前,李富春曾陪同七大秘书长任弼时,先后到安塞真武洞、枣园后沟等地勘查七大会址。最终选定了在杨家岭修建中央大礼堂,利用中央党校的校舍作为代表们的住处,这一方案得到中共中央的批准。

杨作材设计杨家岭中央大礼堂时,把平面图、正立面图、侧面图和剖面图都画在一张大图纸上,然后钉在办公桌上,供大家查看。至于细部图,则是仍照老办法在施工现场临时画给工人们参考,或在木板上放个正式样子。

杨家岭中央大礼堂是一座木石结构。为了避免在礼堂内出现两排阻挡视线的柱子,杨作材采用大的石拱代替了木梁。当地的木料,特别是能用作大梁的木料十分缺乏。而石料则是取之不尽,且石匠技术水平非常之高。所以,礼堂的主厅采用的是石拱结构。杨作材请温家沟农具厂造了一个五轮复式滑车,上边是三个轮子,下边两个轮子;又到新市场上定做了一根1寸来粗的长麻绳。每次吊装那些1米见方的大石头或梯形石头时,用这架滑车,只需两个人就能把它吊上去。这在当时就算是一个很进步的“现代化”工具了。

1942年春,中央大礼堂开始修建,年底竣工。竣工后的杨家岭中央大礼堂,长35米,宽30米,高13米,屋顶呈穹庐状。设计将西式建筑与陕北窑洞的特点相结合,既节省木料,又坚固耐用,宽畅明亮。大礼堂分为大厅、舞厅和休息室三个部分,礼堂大厅可容1000人左右。188BET亚洲体育建筑物的前面有个塔楼,塔顶上有一根旗杆,可从正厅上走过去挂旗。从外部看,礼堂像两层楼房,进去看又似窑洞结构。整个建筑庄严朴素,刚一建成,便成为当年延安最为高大雄伟的建筑。

参加杨家岭中央大礼堂施工的工人,多是从绥德、米脂一带来的能工巧匠。米脂县杨家沟有一位木匠叫王应明,参加大礼堂的施工,被称作“土工程师”。彭敏也参加了杨家岭中央大礼堂的修建。他是江苏徐州人,扬州中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他回忆,修建大礼堂,难的是建筑材料一样都没有。为了要结实,他选择的木材尽可能粗,石料也要选好的。后来胡宗南率军队进攻延安,许多建筑被炸毁,而杨家岭中央大礼堂没被完全炸毁。

杨家岭中央大礼堂的正门上方,是一个铸铁窗棂子,中间有一颗大的红五星。这个大红五星原是李家塔礼堂用的,后因故没有使用上,就把它用到了中央大礼堂。铸铁窗棂子是鲁迅艺术学院设计的,画的图案虽然挺漂亮,但是太繁琐,送到茶坊兵工厂后,负责铸造的同志将它修改铸造成了几个大格子。

为了迎接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鲁迅艺术文学院美术系钟敬之专门设计了大会会场的布置,总的气氛是既庄重又热烈。主席台中央高悬着、朱德的巨幅侧面头像,两边各插三面共六面鲜艳的党旗,领袖像挂在红旗的正中间。两边墙上挂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

中央大礼堂两边的墙上挂有6个“V”字型的旗座。每个旗座上插着四面党旗,共挂着24面红旗,象征着中国已经创建了24个年头。每个旗座上还钉有一个标语牌,上书“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八个字。大厅后墙是题写的“同心同德”四个大字。

主席台前与左右两侧的长条桌后各放有扶手的靠背软椅,供主席团成员就坐。大厅里放着32排木质靠背椅,每排能坐24人,共200多张木椅。大厅中间留着甬道,两旁还可以安放一些椅子作为边座。七大召开时,547名正式代表和208名候补代表,每人都有一个事先安排好的固定座位。主席台侧面还安放着几张供大会工作人员主要是记录人员用的桌椅。

主席台的陈设十分朴素,只有几张条桌和十几把木椅。主席台上的长条桌上,摆着几盆盛开的山花,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最引人注目的是主席台顶端的石拱上,挂着红底镶着黄字的一幅巨大横联,上面写着:“在的旗帜下胜利前进”。下面的红色横幅上写着“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4个大字。在七大开幕式上,朱德向大会致辞,首先就提到了“这次开会有一个特点,就是在我们自己修的房子里开会”,这是一件多么值得自豪、值得骄傲的事啊!(李蓉)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