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坛球迷盘点 沃兹倾情利物浦纳达尔支持皇马

2022年7月12日 作者 admin

在上周的WTA卡塔尔赛上,女单世界排名第一的丹麦姑娘卡罗琳娜-沃兹尼亚奇在赛前热身时竟然穿上了利物浦队的队服,这也暴露了她足球迷的身份。体育是相通的,网球界还有不少明星级人物本身就是足球迷,或者差点儿成为了足球运动员。

首先提到的就是丹麦姑娘沃兹尼亚奇。她在与弗拉维雅-佩内塔的比赛开始前,穿着印着斯蒂文-杰拉德名字的队服上场热身。

丹麦姑娘事后解释说她是应微博上球迷们的要求穿上利物浦的队服表示对球队比赛的支持。

“有很多关于利物浦队服以及我穿着它上场的评论…所以为什么不呢?”丹麦姑娘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她还把穿着队服的照片放到了微博上。

但沃兹尼亚奇并不是一位追逐荣誉的人:她出生前几个月利物浦最后一次赢得了联赛冠军,那是1990年。

下面说道的就是经常被人们提及的拉斐尔-纳达尔。周六晚上他还出现在看台上观看家乡球队皇家马略卡与巴塞罗那的比赛。

纳达尔对足球的忠诚度毫无疑问是超过沃兹尼亚奇的。他支持家乡的球队马略卡同时也支持皇马。但小的时候他还短暂的成为了巴塞罗那的支持者。当时他的叔叔米盖尔-安吉尔-纳达尔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曾为巴塞罗那效力,被称为“巴塞罗那的野兽”。

在顶尖网球运动员中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就是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很有希望成为一位足球运动员。

纳达尔显示出了他在足球和网球两个方面的潜力。但12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让他在其中做出选择,因为父亲担心如果继续兼顾两个体育项目的话会影响纳达尔的学业。

超过3700万美元的总奖金和9座大满贯奖杯已经暗示了纳达尔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英国头号男单安迪-穆雷是爱尔兰队的球迷。据说他小的时候曾经获得了流浪者队青少年学院的一个资格。罗杰-费德勒是巴塞尔俱乐部队的球迷。他曾经是肯考迪亚-巴塞尔青年队的前锋。而他在戴维斯杯的队友马克-齐乌迪内利曾经是巴塞尔俱乐部的自由中卫。

另外一位原本有希望成为足球运动员的是澳洲“野兔”雷顿-休伊特。尽管椭圆形的澳式橄榄球是他的最爱。他的父母担心他会受伤,因此让他选择了网球。休伊特从没获得过为其所钟爱的阿德莱德乌鸦队效力的机会。

其他一些人也都摆脱不了和足球的关系。就以格兰-伊万尼塞维奇为例,他曾说过:“我的一生有两个梦想。一个就是赢得温网,另外一个就是代表夏积杜克队参加一场比赛。”

2001年,他几乎实现了自己的两个梦想。他赢得了温网,他也和自己家乡的球队亲密接触了一把:夏积杜克队为他注册了一个短期的球员合约,当时的主教练内纳德-格拉坎就说这位身材高大的克罗地亚人有能力“接近职业足球水平”。

伊万尼塞维奇也是英超球员西布罗姆维奇队的支持者。在几年后的黑石大师赛前他还穿上了球队的队服。

马克思-巴格达蒂斯也是一位忠实的足球迷。他执着的支持着塞浦路斯的阿波罗利马斯素尔球队。他还组织了和球队的慈善比赛。有时候,当他在球场上赢下重要的一分后,他都会大声喊着俱乐部的战斗口号“Ela Apollon”。

英国女子网球运动员埃琳娜-巴尔塔查是伊普斯维奇的球迷。有时候她会和俱乐部一起做身体训练。她的父亲谢尔盖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时候也曾在波特曼路球场踢过球。当时他效力于乌克兰的基辅迪纳摩队。之后他来到了苏格兰为圣庄士东和恩华里斯球队效力。

巴尔塔查现在主要居住在伊普斯维奇,但她的父亲在苏格兰踢过球,现在还在那里执教球队,因此参加英联邦运动会时她是代表苏格兰出战。

美国名将威廉姆斯姐妹是NFL(美国橄榄球职业联盟)的忠实球迷。她们俩都购买了迈阿密海豚队的股份。

尼古拉斯-马苏–埃弗顿(是智利的维尼亚德尔马埃弗顿体育俱乐部,并非是英超球队)

组图:卡塔尔公开赛 沃兹尼亚奇晋级半决赛2011.02.25

香港网球精英赛年初打响 李娜挑战沃兹尼亚奇2010.12.21

小德赞公茂鑫有潜力 透露未来模仿沃兹尼亚奇2010.10.0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